望花新闻网

“习惯在线”,在线教育大潮下的微观故事

当我第一次听说我要去网上教书的时候,即将退休的郑先生拿出他那透明的茶具支架,自制了一个现场PPT装置:把支架直立起来,把手机镜头放在上面,放下A4纸PPT,看起来也很像。

现场直播课持续了一个月,她的书架没有派上用场。学校统一安排的软件可以共享屏幕,所有学生在打开PPT时都可以看到。学校发来的书写板可以通过连接到电脑并打开软件写在PPT上。

“这很方便,但是可能电脑屏幕太小了,所以我们必须把它剪下来,看看学生们发给我的问题。这有点麻烦。”郑先生说,他还需要和他的年轻同事商量一下,看看是否可以调整一下,在课堂界面中加入一个聊天框,让学生提问。

在北京,大学生们开始在网上完成演示,即使他们转到网上课程,他们还是有点紧张。

在疫情最严重的上海、深圳、杭州、长沙、武汉,来自全国各地的许多城镇、中小学生、大学生和教师在网络教育浪潮中措手不及。

屏幕两端的烦恼

郑老师的软件是学校安装和使用的一个全职在线会议软件云。据钛媒体此前报道,全职云是一家在线会议服务SaaS公司。

这也意味着尽管APP提供的在线通话和视频质量相对清晰稳定,但没有太多的功能来准备教学场景,因此教师需要配备额外的书写板和支持软件来完成普通的板书。然而,如果你想录制一段视频“回放”,你需要一个有权限的负责老师下载,然后发送给老师,等等。这款在办公室环境下口碑不错的软件在功能上对老师和学生并不友好,“用微信感觉更方便”。

其他地区的教师也有类似的经历。

上海闵行区俞老师告诉钛媒,自疫情爆发以来,学校使用的工具包括一起学习、微课、现场钉钉、腾讯会议等。所有的软件和功能都应该熟悉并在正确的时间使用。然而,他们学校的大多数教师,尤其是年轻教师,已经对网络教育相关技术有了一定的了解,而且联系相当顺畅。

"在小学三年级,观看城市直播需要20分钟,与老师互动需要20分钟。我们三年级、三年级很特别,时间也很紧,所以从早到晚都排得满满的。在当前的疫情下,我们仍然能够以这种方式在网上讲课和批改作业。这很好,学生可以回放他们不理解的内容。”

与学生的互动体验也让人焦虑。

于解释说,老师和学生之间没有直接的互动选择,不管他们是否一起学习。只有先发出邀请,然后举手,学生才能看到学生的屏幕,并与他们互动。“如果学生不举手,我们也无能为力。我们也不知道每个人的阶级地位。你明白吗?”

郑老师甚至说有时候线班变成了“一人秀”。在没有看到求知的眼睛后,在工作了30多年后,她第一次有了一种犹豫的感觉。另一方面,一些老师也很害羞。郑先生在学校的大多数同事选择只分享屏幕。很少有人在镜子前讲课。“如果你玩课件,学生可以看到知识点,不必看别人的脸。”

但也有新的东西。

腾讯的腾讯课堂提供了相对更多的互动选择:例如,答录机,学生回答问题后,老师可以直接看到学生各种选项的正确率;在另一个实时教育平台课堂上,教师可以将多达九名学生的视频“带到”讲台上,给他们颁奖,邀请他们在虚拟黑板上回答问题,等等。

郑老师介绍,由于学校技术人员不足,很难对每位教师进行“入职培训”。许多熟悉在线平台的教师依靠年轻教师来帮助推广它。每个人使用的个人计算机的不同系统和配置环境

技术平台也面临压力。在线课堂教室的创始人宋金波告诉钛媒体,自疫情爆发以来,其客户服务团队一直在为各种学校和机构提供技术支持,包括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和公立中小学等知名机构。

学校、政府和第三方在确保“停课停学”方面面临巨大压力。仅仅对学生来说,这样的在线课程似乎并不令人满意。

老师在屏幕前,但它只是一个小头像或只有声音和课件,无法体会上课的感觉。父母路过时,有时会带着担忧喝水果饮料,这使得注意力更难集中。手机就在我们面前,可以省去网上课程、阅读小说、玩游戏和聊天。诱惑有点大。

网上课开始后,由于网上课作业多且具有“自动生成出勤率”的功能,教师可以直观地看到学生听了多少分钟,是否及时回答了问题。无数中小学生涌入应用商店,用一颗星星标记钉钉和一起学习应用来表达他们的愤怒和不满。“期待QQ崩溃”成为热门话题。在偏远地区,有学生坐在悬崖边上上课,以便找到更好的信号,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正在无休止地争夺一部可以上直播课的手机……

“在线”已经改变了教育的方式,但它并没有改变教育的本质。

无论教师是与技术保持密切联系,还是学生不愿意在网上打卡,这都是教育从线下转向线上的一个重要注脚。即使在疫情结束后,在线教育的比例再次下降,我们可能已经瞥见了这一时期的未来教育模式。

在线教育的概念并不新鲜。早在20世纪,美国威斯康星州的学校就试图通过无线电进行远程学习。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帮助它演变成今天的在线教育。通过在线视频和音频,两地分开的老师和学生可以共享屏幕,接收教材,提问,甚至回答问题。

事实上,对于有多年经验的老教师来说,网上课堂将成为教学场景的延伸,教学体验和师生互动就像线下教育一样。需要做的是熟悉这项技术,并根据其特点进行思考。

加州的西班牙语和英语教师马丁已经尝试在线教学好几年了,“事实上,在线将改变教育方式,但它不会改变教育的本质。你仍然需要激励学生,保持沟通,并为她/他找到合适的教育方式。在采访中,他的声音很大,但他说他的声音在网上课堂上会大50%。

他曾经遇到一个中国小女孩,她在网上课上总是很严肃,对他说:“你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然而,马丁一直在积极地与小女孩交流,鼓励她更多地讲述自己的问题和困惑。他逐一找出小女孩的学习弱点,并提供有针对性的练习。几个月后,孩子的父母告诉他,这个小女孩在学校班级的复句结构测试中获得了第一名。

“与正常的线下课堂相比,大声说话或夸张一点的行为更容易吸引小孩子的注意力。”莎拉也同意马丁的观点。

莎拉已经在美国东部的小学教书十多年了。在过去的五年里,她从学校辞职,开始在7EDU做网络教师。她发现与线下教育相比,有必要改变与学生拉近距离的方式,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并评估他们的进步。

"如果是在课堂上,孩子和老师的关系自然会更密切。如果被网线隔开,我们怎么才能拉近距离,让他们放松呢?我会选择与我的孩子多互动,让他们用自己的语言理解,虽然我们是与屏幕分离的,但屏幕的这一边也是一位充满活力和激情的老师,这样在教学过程中就会有充分的交流和互动。”莎拉解释道。

据报道,马丁和莎拉的在线教育机构是7EDU

接受采访的教师和学生表示,上述问题在实际应用中显而易见:一些暂时“转移”到网上的课程并不令人满意,与记录的课程也没有太大区别。

技术和经验帮助我们适应“在线”模式。

如何帮助老师和孩子跨越网络电缆和屏幕的障碍需要很多努力。

协作办公平台建立牢固,实现了疫情期间在教育领域的大规模应用。打钉迅速发展了一个在线教室,在这里可以简单地使用手机/电脑,降低了使用门槛,另一方面为全国的大学、小学和中学提供了无限的存储空间,以确保顺利运行。腾讯的课堂采用“小班教学”模式,让深圳中学的教师能够使用“举手”和“答题卡”等功能与学生进行现场互动或完成测验。

同时,在偏远地区,教育部门提供本地直播课程,帮助基层公立学校减轻远程教育的压力。

游戏奖励系统也已经成为在线课堂模式的标准。上面提到的在线课堂是一个完全为教学场景设计的在线互动课堂。教师可以通过奖励系统鼓励孩子们获得虚拟奖杯,或者提供一个小规模的讨论模式来模拟真实教室中的活动。

另一方面,教师越来越熟悉在线教育技术。

"如果没有有经验的老师,可能很难直接从一线班转到一线班。无论是课程设计、对技术的熟悉程度、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学生的互动模式、课堂控制能力等。仍然需要大量的积累。”刘军解释说,7EDU的教师在上岗前需要经过相当严格的筛选和强化培训。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学生人数增加了,同时也有了对更多课程内容的在线需求。刘军介绍说,7EDU的课程包括考试、阅读和中小学课程指导。课程大纲是根据网络课程的特点设计的,经过几年的完善。

“网络教育需要有经验的教师和更多的专业机构提供相关服务,以确保教育过程的有效性和高质量,英语教学也经常受到外国机构的重视,因此我们的学生数量增长非常快。”刘军说。

腾讯生活还提供每周4-5次的现场培训,让教师有机会熟悉使用的在线工具。在ClassIn的Youtbube频道上,有数百个介绍性的视频,给老师们提供了如何使用软件功能的详细说明。

"我们最初认为年轻教师或有很强信息技术技能的教师可以更快地掌握它,有些教师可能会觉得很难学。但令我们高兴的是,在学校内部的帮助下,大多数老师都能很快上手。腾讯网上教育部总经理、教育副总裁陈姝君在最近的一次教育论坛上说。

"这门课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过去,学生在课堂上被点名回答问题。现在莲麦需要学生主动回答问题,强调主动性。经过这个阶段,我觉得我有更多的信心和动力在未来的教学中使用更多的技术来实现课堂信息化。”老师对钛媒说道。

在线教育已经发展了很多年,由于技术瓶颈和接受水平,它仍然是“少数”。然而,它的三个主要目标是提高教育的公平性。提供更丰富、更容易获得的教育资源;摆脱地域和时区的束缚,使教育和科技领域的人们永不放弃追求。

在这种流行病的情况下,整个国家甚至全世界都别无选择,只能求助于网络教育。幸运的是,技术正在让真正的在线教育离我们越来越近。

来源:钛媒体作者:丁世北

——